今日时间: 中共魏县县委、魏县人民政府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时政要闻 经济新闻 社会新闻 图片新闻 视频新闻 专题报道 媒体关注 魏州时报 理论天地 社会宣传 文明之窗 文学艺术 魏县概况 绿美魏州
您当前的位置: 魏县新闻网 >>  历史文化

魏文侯与段干木二三事

http://weizhounews.hebei.com.cn/ 2014-07-08 09:22 魏县新闻网

  (陈勇)段干木,战国初期魏国名士,德才兼备,名头与声望很高,藏身小巷里,就是不做官。但他就偏偏碰见了魏国国君魏文候魏斯,这是一个贤明的领导,礼贤下士,知人善任,口碑很好。

  尤其他的好学,是出了名的。

  尤其他的谦虚,是出了名的。

  好学谦虚的魏文侯先后正式拜有三位老师,一位是孔子的弟子卜子夏,有人说《诗经》里那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就是他了。再一位就是子贡的弟子田子方。还有一位就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子夏的弟子段干木。三位皆出儒门,后人称他们为“河东三贤”。

  还是先叙述几则这个谦虚好学的魏文侯的小故事,再来说我们要说的段干木。

  之一:

  田子方在魏文侯面前多次情不自禁地赞美赞颂赞叹一个人。

  魏文侯说,你总是在我面前夸赞这个人,他是你的老师?

  田子方说,不是,是邻居。

  魏文侯说,原因?

  田子方说,你不知道他的言谈举止是多么中肯恰当。

  魏文侯说,那你没有老师么。

  田子方说,有。

  魏文侯说,谁。

  田子方说,东郭顺子。

  魏文侯说,这就奇了,你这么不厌其烦地夸赞一个邻居,而你的老师却只字不提。

  田子方说,是的,我不能提。因为他太完美,太朴真。相貌普通,内心自然;顺应外在事物,又能保持固有真性;心境清虚宁寂,又能包容世俗清浊;外界事物不能合道,便严肃指出使之醒悟,从而使人的邪恶之念自然消除。我做学生的,不知怎么去称赞他,他高拔的人生境界,令我叹为观止,木呐没有言辞。

  田子方说完就走开了,魏文侯坐在那里却傻了,神情恍惚,若有所失,整天不说话。

  身边的大臣可吓坏了,又想问,又不敢问。

  最后魏文侯自己开口了,像是自言自语,像是自我感叹,对大臣门说,高深不可测啊!实在是高深不可测啊!德行完备的君子啊!起初我总认为智者的思想言论和圣人的仁义品行算是最为高尚的了,如今我听说了子方老师的情况,我真是浅薄无知而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嘴巴也像被钳住了一样而不知说些什么了。我过去所学到的不过都是些泥塑偶像机械照搬形式主义毫无生气与价值的东西,至于魏国也只是我的拖累罢了,我是怎样也达不到那种崇高的人生境界了啊!

  ——这个魏文侯,谦虚好学且能心领神会。

  之二:

  魏文候有艺术天赋,酷爱音乐,请了乐师来演奏古琴,乐师叫经。

  音乐一响,就撩拨得艺术的魏文侯不能自制了,随着美妙的音乐手舞足蹈起来,并伴随着旋律唱和道:让我的话啊没有人啊能违抗啊。

  乐师经听了先是别扭,再是恶心,继尔愤怒。他突然停下不弹了。

  这么好的音乐怎么能和上这么无耻的话啊。

  这是对艺术的亵渎,对审美的调戏,对神圣的玩弄。

  经热血冲顶,一跃而起,拿琴砸向文侯。

  情绪过激,动作过猛,竟没砸到,把文侯的帽子砸破了。

  文侯大惊,声音颤抖着对左右的人说,你、你、你一个乐师,一个臣子,敢砸你的国君,该当何罪!

  左右马上附和说,烹刑!

  遂就有卫兵上来抓捕了乐师。

  乐师说,我想说一句话再死。

  文侯说,可以。

  乐师说,从前尧舜为王时,唯恐自己的话别人不反对;桀纣为王时,唯恐自己的话别人违抗。我砸的是桀纣,不是我的国君!

  文王笑了,说,放了他,我错了,我该砸。将琴悬挂在城门上,用作我错误的凭证;砸破的帽子也不要补,警示提醒我让我改正错误。

  ——这个魏文侯,谦虚好学而又头脑清醒。

  之三:

  还是与音乐有关。

  那天魏文侯与田子方一起快乐清谈,逍遥饮酒,酷爱音乐的魏文候这时是不能没有音乐的。文侯刚饮罢一杯,就停在那了,说,不对,钟的声音不和谐。

  再听了听,说,左边的声音高了。

  田子方笑了,差点喷出饭来。

  文侯不解,问,笑啥。

  田子方说,我听说,君王贤明就关心政事,堕落就偏爱音乐。你对音乐已经十分醉心而沉迷了。而我觉得好笑的是你竟还能听出来左边的声音高了。

  文侯脸红了,说,我知道了。

  ——这个魏文侯,谦虚好学还能收放自如。

  之四:

  魏文候那天在路上看见了一个背柴禾的人反穿着皮袄,那会儿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要问问这个奇怪的家伙奇怪的穿着。

  那人解释说,你没长眼睛啊,你没看见我背着柴呢。我把有毛的一面穿在里边,这样毛毛就不会被柴禾划掉了。

  魏文候明白了,觉得这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倾刻间他觉得又不对了,说,问题是你把皮子的一面露在外边,一旦被柴禾挂破了,光剩下毛毛长在哪上面呢。

  用我们后来所说的那句成语表达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背柴的人被问住了,他现在倒觉得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是个有思想的人。

  是的,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是个有思想的人。

  有一回一些地方超额完成了国家的税收指标,群臣纷纷称贺,魏文候想到了那个背柴的人,有了忧虑,说,国家就是衣裳,老百姓就是皮子,收了太多的税,皮子损伤了,那就是民之不存,国将焉附;国之不存,王将焉附。

  ——这个魏文侯,谦虚好学并能用于实际。

  之五:

  孔子的孙子子思见魏文侯,说,大王广招人才,何必舍近求远,魏国的苟变就是一个难得的军事人才,为何不用。

  文侯说,我知道,苟变是个难得的将帅之才。但调查发现,苟变在担任乡下税务官时,曾吃过老百姓两个鸡蛋没给钱,不能用。

  子思说,将帅之才和两个鸡蛋,孰重孰轻?

  文侯说,将帅之才和两个鸡蛋,孰重孰轻?

  子思说,你问我。

  文侯说,我问你。

  子思说,我的问话犯了逻辑错误。

  文侯说,错误就是你在偷换概念。

  ——这个魏文侯,谦虚好学但又不失原则。

  现在来说段干木。

  这个不识抬举的段干木,魏文侯听人说起过的,有人向他推荐过的,是他一心想见识一下的。

  我们知道他坐着车子左转右拐摸到了一条小巷子里,段干木早也听说了这个魏文侯想要见他,但不知什么原因,他却不想见他,在听到门外文侯来时的车马响动,段干木翻过院墙跑了。

  接连几次,文侯一到,他就翻墙。

  这就吊足了魏文侯的胃口。

  但又无奈,文侯只好每次经过段干木门口的时候,他都起身站立,手扶车拦,伫立仰望,充满敬意。并俯下身子贴在车子的前横木上,向他神往的段干木行注目礼。

  他的仆人困惑了,觉得无论怎样,他的主人都有点那个低三下四。

  魏文侯说,你懂个屁,我看你这一辈子也就只能给人当仆人了。段干木是大贤大德之人,深怀高洁君子之道而不出来做官,甘于寂寞深居陋巷而声名传至千里,我怎么能不俯身表示恭敬。段干木有德,我有势;段干木有义,我有财。势不如德贵,财不如义高,我怎么能不俯身表示恭敬!那天魏文侯突然想明白了,放下臭架子,不要车马,拒绝随从,做贼似的一个人颠颠地去了那个僻静的小巷,叩开了简陋的木门,段干木毫无防备,就被堵在屋里了。

  进门后,魏文侯便上前施礼求拜,段干木有些感动,在与之交谈中,倾其内心所有。

  文侯当即请他做相,段干木坚辞;特与俸禄薪水,段干木坚辞;文侯只好拜他为老师,并常去拜望请教。尤其国家重大事项,请他决策。这事一传开,政治家翟璜、李悝,军事家吴起、乐羊都来投奔,为魏效力。战国初期,魏国最强。成为当时的中原霸主。

关键词:魏文侯,就是,战国

稿源:长城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头条新闻 更多
  时政新闻 更多
  社会 更多
  媒体关注 更多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