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时间: 中共魏县县委、魏县人民政府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时政要闻 经济新闻 社会新闻 图片新闻 视频新闻 专题报道 媒体关注 魏州时报 理论天地 社会宣传 文明之窗 文学艺术 魏县概况 绿美魏州
您当前的位置: 魏县新闻网 >>  文学艺术>>艺苑撷英>>美术

浅识中国画之大气

http://weizhounews.hebei.com.cn/ 2014-08-07 15:58 魏县新闻网

  浅识中国画之大气

  ●姜化君

  大气者,画之大家气象也。“大气”有多种释义,在这专指古今中国画大家作品里透析出的感觉与气度。

  要想画好画,首先要在内心承认自己是个“画家”,真实认清自我;要想画出大家气象,首先要研习大家的“路数”,传承其线脉源流。古今成大家者,各有其成为大家的条件,而其画里的大家之气,细研当有共性可循。

  凡大家者,画以意境为上。所谓“意境”,就是超越具体的、有限的物象、事件、场景,进入无限的时间和空间,从而对整个人生、历史、宇宙获得一种哲理性的感受和领悟。中国画的最高美学要求不是笔墨,不是“丘壑”,而是意境和境界。我的老师杨延文先生在北京画院的一次修养课上如是说,做画家,要有大美术的意识,“心源”决定画面。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这一“境界论”在中国传统美学史上具有深远的意义。不仅词是如此,所有艺术殊途同归,画也是如此。所以,脱离了意境美,中国的绘画就只能停留在技术的层面或者是对自然的简单模写上。道在上,技在下;艺在上,术在下。如果我们站在大文化的背景下,仔细分析宋元明清以来的中国画的发展脉络,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历朝历代的任何一个大家都有一条很清晰的传承主线,这条主线就是对意境和境界的追求。技法可以发展变化,但意境和境界始终是中国画的核心。中国画意境的产生,说到底是画面气与势的营造,笔与墨的经营,实与空的置换,心与物的交融。

  凡大家者,画无纤弱之笔。中国画用笔,讲一个“力”字。“骨气形似,皆本乎立意,而归于用笔”。中国画家在运气使笔时,笔随气行,画家的天机才华,全在有意无意间自然流溢。在中国美术馆看“无声的呼唤——贾又福五十年艺术回顾展”,贾先生巨幅山水中的线很粗,粗得令人匪夷所思,并把先勾勒的线小心留出而不为后来的积墨所覆盖,把每一根线的力量送到底。其师李可染的线更是如此,用笔力求朴拙,融入碑意,水无细波,石无细纹,树无细枝,坡无细草。有人说看李可染的画不用看全貌,只要看一段线就能认出是李家山水。可见李可染的线不仅势雄力强,而且具有了符号性的象征意义。我们再看其他大家的画,他们的用线或粗或细,但不管是粗与细,无一不是笔力十足,绝不流于纤弱、犹疑、孤立。

  凡大家者,画中处处见笔。我的导师郭宝君时常提醒学生,任何一位成功的画家,其画面必整,而用墨必见笔。墨法是建立在笔法的基础之上的,无笔不成墨。即使是泼墨,也要讲究用笔的方位、疾徐,不拘小节而又认真凝重。而积墨的妙处,也正在于每一层墨色、笔触的不同变化,下笔位置的偏移。我们的院长王明明老师主张把传统的笔墨发展到一种极致,而不要片面的追求笔墨的形式。他画画用线较多而处处见笔,上色时喜欢每每在色未干之际再皴上一点墨,这样既有了用笔的美感,又增加了墨色的厚度感。白云乡老师的画更是先以讲究的笔法勾皴颜色,趁色未干而皴以焦墨。这种方法以至于成了河北“白家样”的主要技法,仿效者甚众。我们在研究笔墨问题时还发现,大家笔下笔墨、丘壑都是为意境服务的,当笔墨与丘壑发生矛盾时,舍丘壑而取笔墨也。只有突破形体的约束,笔墨才能得到解放和自由。这种不拘泥于形体的表现方法,是中国画“写意”的精髓所在。所以,纵览中国画大师的作品,无一例外的都有抽象的因素,皆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凡大家者,画当个性鲜明。一定要画你自己,你的画不要像任何人。找准一个属于自己的点,坚持不懈地挖下去。大的方向不要变,线脉不要断,一口井打到底。古有禅语云:“他人住处我不住,他人行处我不行,不是为人难共聚,大都缁素要分明。”如果画出来都是一个样子,天下一片黄,点子漫天飞,艺术就沦于悲哀的同化意识。现代的画家中,这种同化意识表现的尤为突出,尤其是在一个具有一定成就的大家门下,能做“透网鳞”者,鲜矣!绘画大家或者大师的光环对于其弟子的引力笼罩是致命的。凡大家学老师绝不像老师,李可染汲取了老师齐白石的用笔、黄宾虹的“层次”,即用墨等精神性的东西,而绘画风格却绝不落齐、黄窠臼。贾又福从李可染处继承了“苦学”精神、黑入太阴的意蕴、大黑白灰的整体关系、“以大观小”、“似奇反正”的构图法则,摒舍了李可染的逆光与挤白,加入了现代构成,画面语言更加抽象化。贾又福老师在《创作心得》中说,古今大家无一例外的创作出各自的一套高标准艺术程式。这程式绝非前人现成的符号,是翻遍画史而不可见到的、全新的、生机勃勃的程式。

  凡大家者,心当志存高远。近现代诸多大家都是站在整个中国绘画史的高度,抱着改造中国画的宏图大志,并为之不懈努力。欲画中有大家气象,一定要有历史的审美,切不可盯着一个小圈看,围着一个小圈转,甚至钻进一个小圈怡然自得的原地打转转。尤其是在书画界成点小名气,便裹足不前,生怕一变就坏了辛辛苦苦挣来的老本。这样下去必将越画越紧,越画越僵,越画越小家子气。画来画去,最后画成了“行活”,人也由画家沦为了“画匠”。画画这一行要作为事业而不要作为职业来做,画画的人在心态上至少也要把自己当做“画家”。好多人鼓吹自己的画如何如何,卖多少多少钱,是什么什么会员,获得什么什么大奖,很是威风,但一看画却很一般,这是自我膨胀,不是自我承认。做画的基本心理素质是自信,只有具备了真正的自信,将精神注入笔端,画里才有灵气。画里有灵气,气韵方生动。“大家”毕竟是少数,或者你还不是“大家”,也可能穷其一生的努力也成不了“大家”,但画不可不具大家之气,所以一定要把心中的那盏灯塔明明亮亮、清清楚楚的定在“大家”的方向,坚定不移地沿着“大家”的路子走,直至“大师”!只有人有了大气、正气的内蕴,画中方见大家气象!

关键词:中国画,国画

稿源:长城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头条新闻 更多
  时政新闻 更多
  社会 更多
  媒体关注 更多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